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新闻中心  > 赵中良的“大破大立”
赵中良的“大破大立”

    赵中良敢于对自己的过去采取“大破大立”的态度,树立“破立观”正是他取得今天成绩的关键。赵中良熟谙传统青花、釉上新彩、粉彩等一系列传统技艺,如今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青花与高温颜色釉山水瓷画创作上。他不甘心于墨守成规、固步自封,相反,他从当今陶瓷繁荣的表象中萌生了深切的::匕惠意识,并因此产生了自觉、清醒、强烈的现代使命感。
  

    赵中良和艺术结缘源于父亲的一句话。
    赵中良出生于甘肃靖远农村的一户普通家庭,父亲当兵,母亲成天在地里劳作。他的童年是自由自在的,调皮的天性很少受到大人的约束.所以.他爱玩、胆大,除了整天在外面疯跑,还经常在地上或院墙上涂涂抹抹,画一些他喜欢的小人或动物:郡对候,父亲在西藏当兵九年,一年都难得回来一趟.而且来去匆忙。父亲在他的童年记忆里,是既陌生又熟悉、既敬畏又想亲近的人,在他幼小的心中有无比崇高的地位。
    一次父亲在和客人谈话,赵中良无意中碰到父亲说了一句“这孩子的画画得还好”。就这么一句不经意的赞扬,使得赵中良对在墙上或地上涂鸦倾注了更大的热情。
    父亲从西藏复员后分配到西北最大的国营离瓷厂——靖远瓷厂工作,高中毕业后的赵中良也通适捂工进入这家瓷厂。在its作期间,赵中良学习了陶瓷釉上绘画,还学过一段时间的玻璃绘画。
    彼时的赵中良对色彩的感觉是惊人的,老师有一套博古题材的玻璃绘画作品,画的是牡丹、荷花、菊和梅花等。老师在前面画,他就在后面跟着看,他只用认真地看一遍,就能把所有画面的色彩,包括细节上的用色全记清楚,并且回家后能够根据记忆画下来。那时,赵中良觉得那是很自然的事,如今想来他应该属于天赋异禀。
    1995年,赵中良被单位推选参加全国成人高考。被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录取。在景德镇读书期间,赵中良经常去拜访一些老一辈的大师,tt~oE锡良、王隆夫和陆如,与他们的交往对赵中良的人生观和艺术观有很大影响。
    在职大学习期间的寒暑假,赵中良因为没有路费而放弃回家。而任教于职大的陆如老师对这位学生非常喜欢,有次过年,陆如老师听说他不回老家,就邀请他到自己家里过年。
    陆如老师经常在家里画国画,一站就是几小时,腿都站肿了,但每次画完之后,不论多辛苦,陆如老师都会习惯性把所有的毛笔、纸砚收拾得干干净净。毕业以后,陆如老师还专程画了几张国画给赵中良等几位同学,鼓励他们在学业上追求上进。如今,赵中良还珍藏着老师的这些画。
    老师的一言一行让年轻的赵中良懂得:有什么样的行为,就会有什么样的生活,有什么样的生活,就会有什么样的艺术。大师在成为大师之前,就早有大师的行为风范了,人品的高度决定了他作品的高度。
    初到景德镇时,赵中良极不适应。这里的夏天太炎热,冬天太阴冷。天天吃米饭让他很不习惯,他还是喜欢北方的面食。但是毕业后,赵中良还是选择留在景德镇。
   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赵中良租住在一个连床都没有的小屋子里,将就着打地铺睡了一两年。那时,鼍每月要付房租,还有每天买坯胎、釉料和支付烧炼费.这些费用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但是在此期间,赵中良居然去借了几千元钱办了一个自己的画展。
    在最困难的时候,赵中良也曾打算黯然离开。他痛下决心;隹备把所有的瓷瓶拿到市场上甩卖,以筹得一笔回老家的钱,这时,命运眷顾了这位快要绝望的小伙子:一位老板一口气买下了他的所有作品,虽然这是个偶然,虽然价位不是很高,但却让赵中良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,他感觉自己的作品还是有价值的。
    当赵中良再次坚定了人生方向之后,他为自己的追求不顾一切。有一段时间,为了画画他每天平均工作12个小时,曾经创下两个月没下过楼的记录。
    多年来,赵中良在景德镇陶瓷工艺上摸爬滚打,对不同的陶瓷材料进行了无数次的探索和尝试。在创作陶瓷山水题材时,赵中良运用了青花、釉上新彩、粉彩和高温颜色釉等不同的工艺,而且都能自成风格。随着市场的认知度渐渐提升,赵中良的品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和赞誉。
    赵中良真正的转折时期,是2C¨04年受邀在香港举办了一次个展。那次展览博得了广泛的好评,作品在这次展会上销售一空。紧接着有了第二次、第三次,每一次都轰动一时。赵中良自此有了一大批忠实的“粉丝”,其中,有一位收藏家是香港的高僧,他一人就收藏了赵中良60件作品。而在收藏界,赵中良的精品力作已经达到百万元高价。随后,陶瓷爱好者、经纪人和投资客不断找上门来。
    西谚说:“脑袋里充满了东西和一无所有一样糟糕。”赵中良没有陶醉于眼前的成绩,相反,他清醒地意识到,他不能再这样下去,否则,他将会改变自己的初衷!他不能让他的艺术创作越来越偏离艺术本身的轨道。2006年,他从如火如荼的香港市场急流勇退,回到景德镇潜心创作。
    赵中良敢于对自己89过去“大破大立”,树立“破立观”正是他取得今天成绩的关键。赵中良熟谙传统吉花、釉上新彩、粉彩等~系列传统技艺,如今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青花与高温颜色釉山水瓷画创作上。他不甘心于墨守成规、固步自封,相反,他从当今陶瓷繁荣的表象中萌生了深切的忧患意识,并因此产生了自觉、清醒、强烈的使命感。
    陶瓷艺术的创作,需要宽阔的胸怀与学养的汲取。赵中良认为,艺术陶瓷绘画既要重视它的艺术高度,也不能忽略它的工艺成分。作为一个外来艺术家,他坚持画了二十多年,才初步了解了什么是陶瓷。
    如今,不论市场把赵中良以前的作品拾得多高,他对自己始终有清醒的认识,甚至,他觉得自己以前的一些青花作品“画得很丑”,他从灵魂深处感觉他更喜欢颜色釉。
    颜色釉进入景德镇绘画领域只有短短的三十多年,因此颜色釉还有更多的空间值得去发现与挖掘。赵中良认为,颜色釉不仅能体现陶瓷本身的质地之美,反映作者对火的艺术的驾驭能力,它更是表现现代山水的最好材料和途径,色彩的丰富细腻能表现自然界山水瞬息间的千变万化。
    赵中良的山水瓷画,与他的生活经历以及他对自然的认识和人生态度有关。正如清代诗人石涛所云:“我写此纸时,心入春江水,江花随我开,江水随我起。”自然山水之性即我性,自然山水之情即我情,赵中良每段时期的山水画,体现的正是内心情感的激发以及他对命运的参悟体会。
    赵中良的山水瓷画,重山叠嶂,泉水流淌,林木茂盛,曲径通幽。青花虽为单色,却能产生十分丰富的色调层次和韵味,显示出一种清幽冷寂、淡泊萧条的意境,隐隐透露出一股淡淡的乡愁;赵中良的粉彩山水瓷画,则充满了江南水乡的淡雅粉润。从欣赏角度来讲,既具有中国画的墨色韵味,又有陶瓷材质美、工艺美所营造的独特意境。
    赵中良的颜色釉山水瓷画体现了雄伟壮阔的全景式山水,反映了西部山水壮美的精神气派。他笔下的山川高耸突兀,气势夺人,给人以高山仰止的感觉。他的画不仅表达出山之骨气与质感,也表达出他的沉思内省、洒脱大气,是一个西部男人精神境界的体现。

 

艺术档案


    赵中良,甘肃靖远人,1971年生。自幼喜书画陶艺。未及弱冠,业陶于靖远陶瓷厂。后负笈景德.1998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职工大学。有志御瓷道绘艺,遂居昌南。而乡居门-g有二槐,难舍旧里.故名其斋“二槐堂”。
    赵氏习陶瓷装饰诸法,得窥堂奥。师陆如先生习画艺,境界渐高。又从香江名家张北如游.引领南画风技法入瓷,更鼎新釉上彩法,隐隐然于瓷都已独树一帜矣!
    中良素有林泉之志,喜烟霞之侣,历访名山,师法自然。观其作,山光水色,晃漾夺目,得其妙手.不下堂延亦坐穷泉壑,快人心意!
    赵中良现为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,江西省工艺美术学会会员、景德镇市美术家协会理事、中国画艺委会委员、高岭陶艺协会会员。制瓷以洁、静、柔、雅、和、责事之。部分作品被国家及省市美术馆收藏。

【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】
【中国陶瓷艺术大师】
【学院教授】
【陶瓷美术家】
【省工艺美术大师】
【夏圣公司推荐中青年艺术家】
【夏圣公司礼品瓷】
【江西省高级工艺美术师】